首页

90后的成人礼:还原第一批互联网原住民真实面

发布时间:>2018-01-21 来源:
>

  还原第一批“互联网原住民”的真实面貌

  90后的“成人礼”

  2018年年初,关于“第一批90后已经……”的话题再次引发了一轮网络狂欢。在自媒体的描述里,第一批90后已经“秃顶”了,他们端起保温杯,过上了“佛系”生活;最后一批90后已经成年了、上大学了、恋爱了。

  从未有一代人的成长和成年,受到媒体如此多的关注,除却部分自媒体不断狂炒热词背后有着暧昧不清的商业动机外,更有着一代人面对成长的烦恼时自然的情绪宣泄。然而,这并不是全部。

  作为出生、成长于上世纪90年代的独特一代,他们从出生之际,就生活在有互联网的环境中,从娱乐、社交、购物到学习,因此也别被称为“互联网原住民”。这一代人有自己的特质,肩上更承载着这一代人的使命与担当。

  本报记者对话几位90后,通过分享他们成长与成年的故事,还原中国第一批“互联网原住民”在“线下”的真实面貌。

  世界技能大赛冠军杨金龙:

  错过了高考,不会再错过人生

  在杨金龙的双手拿起喷枪之前,这双手曾像不少90后一样在电脑游戏的世界里徜徉过。

  现在这双手为他赢得了远超同龄人的荣誉——“全国技术能手”“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汽车喷漆项目冠军”...。。一份1页半的简历上,记载着他20余项荣誉。

  这位囊获诸多荣誉的年轻人曾是错过高考的“失败者”。

  2009年,在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辛街乡胡家中学读初中的杨金龙遭遇了中考失利,未能考取当地较好的高中,这意味着未来他考入好大学的希望渺茫。

  是否要选择复读?纠结中,父亲一句话点醒了他:“不如考技校,当个手艺人!至少不会饿死。”就这样,2009年9月,他进入当地一家技校的汽修专业学习。次年9月,转入杭州技师学院本部学习汽车钣金与涂装专业。

  “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的他,戒掉了爱打游戏的习惯,开始踏实钻研汽车涂装技艺。学校时常安排学生到企业实习,他把每一次实习当作技能的“试炼场”,为了学习先进的喷漆技术,他多次放弃了优渥的薪水,不断跳槽。

  2014年,年仅20岁的他,回校执起了教鞭。

  同年2月,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汽车喷漆项目中国集训基地落户杭州技师学院。这一次,机会终于垂青与他。

  凭借高超的技艺,在当年8月份的全国选拔赛上,他以冠军的成绩成功进入国家队集训。时值盛夏,室温高达40摄氏度,训练中不能把皮肤裸露在外面,经常汗流浃背,为不影响训练效果,一天要换7、8套工服。中途不断有选手退出,而他坚持了下来,获得了代表国家备战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的资格。

  2015年,在被誉为“世界技能奥林匹克”的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上,年仅21岁的杨金龙凭借精湛的技艺获得世界冠军,这也是中国在该项比赛中夺回的“首金”。

  现今,也有不少90后选择了与他相同的道路。两年后,21岁的蒋应成,又为中国捧回了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的汽车喷漆项目冠军。

  2016年,人社部印发《技工教育“十三五”规划》。同年《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公布,明确要在薪酬、落户、培训等方面采取措施,提高技术工人待遇。

  “能明显感受到技能工人的春天来了。”国家政策的扶持让杨金龙喜上眉梢。

  “世赛要求油漆上下厚度的误差不超过0.01毫米,相当于一根头发直径的1/6左右,我每天要做的,就是一遍又一遍重复这0.01毫米。”杨金龙说,人总要成长,90后不再是贪玩叛逆的代名词,“沉下心来,我们同样能完成瞩目的成就。”

  “创客”薛月云:

  从“学生妹”变身“女老板”

  在大多数人的人生版图上,创业意味着颠覆和冒险,对于从福建漳州农村走出来的1992年姑娘薛月云也不例外。

  时间拨回到2012年,集美大学会计系应届毕业生薛月云放弃了某大公司财务部的工作机会,瞒着家人办起了代理记账的创业公司,成为“少数派”。这一年,2012届大学毕业生中选择毕业创业的比例仅为2%。

  “初创期的小微企业人工成本负担重。聘请专职财务每月要3000元左右,找代理公司记账每月支出300~1000元就够了。”当时势头初现的创业风潮让她嗅到了商机。

  3年后,23岁的薛月云用创业赚到的第一桶金在福州买了房子和车子。实现这个人生目标比她计划中的时间提前了一年。而与她同期的大学生创业项目,三年后的存活率仅为1%,她再次成为“少数派” 。

  不少人想从薛月云身上获得创业成功的“武林秘籍”,然而在她的讲述中更多的是奋斗的扎实和也许存在的“好运气”。

  与同龄人相比,小薛对未来的考虑更有规划,也更有好强心。大学期间,她就开始利用周末和假期有针对性地在大公司实习,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24岁买房买车”的人生目标也是在那时确立的。

  出租屋的客厅就是办公室,办公用品只有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而她自己既是老板也是员工。就这样,她开始了创业之路。

  公司创立后的半年多时间里并没有业务,而拓展客户的方式就是不停地打电话。小薛很有闽南姑娘的韧性和毅力,在经历了100多次的电话营销后,她终于积累了30多个客户。“一定要坚持,不放弃”,有的潜在客户会在半年后主动联系她寻求服务。

  “第一笔业务是在马尾港,一单赚了500元。”“7点起床,8点去工商局排队,中午1点吃饭,晚上一直忙到10点左右。年底做财务报表时经常加班到夜里两三点。”薛月云至今清楚地记得当年“孤军奋战”的很多细节。

  经过6年的发展,她的公司已经有员工30多人,代理记账企业1000余家。她也从之前见了客户就“脸红”的学生妹蜕变为气场全开的女老板。而随着国家鼓励“双创”政策的出台,她的企业也在享受着政策红利。2013年,企业获得了5万元创业补助金,2016年,福建晋安工商局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让企业再度获利。

  2017年,我国的大学生创业率已达到3%,薛月云觉得还是要“谨慎入坑”。在她的位置上,明晰的企业财务数据让她可以更清楚地了解行业的发展动态。面对传统代理记账行业的发展瓶颈,她也在寻求改变,向人工智能记账代理的方向转型。

  天色渐暗,她的眼睛望向手机屏幕的锁屏,目光温柔,那是她去年出生的宝贝的照片。

  蓝天救援队教官郭明:

  眼泪应为别人流

  2008年汶川地震之前,郭明从没想过成为一名军人,这一年他刚满18岁。

  在父母眼中,这个身材瘦弱、顽皮的孩子,怎么看也不像当兵的料。郭明和当时大多数处在叛逆期的少年一样,不守规矩:在学校因为打架挨过处分,平时常逃课打游戏。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地震撕裂了华夏大地,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郭明从未离死亡如此之近。

  地震发生时,他正在跟同学在教室里聊天,“地震了!”听到屋外急切的呼喊声后,靠教室门口坐着的郭明猛然起身,一个箭步跑出了门外,惊魂甫定之际,教学楼上2米多高的广告牌忽然坠落,砸到了他脚旁,“前后只差半个身位”。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幸运,此次地震共造成的伤亡、失踪累积超过十万人。

  地震后,解放军和救援人员陆续进入灾区,带来了救援物资,带来了生的希望。“他们驻扎在村里2个多月,挨家挨户给村民送饭,排查险情,还帮乡亲们在废墟中挖出赖以生存的诸多生活设备。”郭明家中也来了不少军人,在他印象中,这些军人亲切而温暖,像自己家人。

  在救灾过程中,尽管不时有余震,军人们舍生忘死。他们人扛着100~200斤的救援仪器往危楼上爬,设备不能用的地方就用双手挖。“我们来晚了,对不起。”在四川某小学的救援现场,抬开压在学生们身上的预制板时,郭明看到许多军人脸上都涌出热泪。

  “男子汉,眼泪应为别人而流。”自此,当兵的信念便在郭明心中牢牢扎下了根。2008年12月,他和同班的几名学生一同参军,如愿成了一名军人。

  如今,郭明的工作让他依然离死亡很近。

  2015年从部队退伍后,他于同年12月份加入了都江堰蓝天救援队成为一名救援队队列教官,除了对志愿者进行训练,常常第一时间赶赴灾区进行救援。2017年8月8日21时,四川省北部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郭明第一时间申请前往救援。抵达九寨沟九道拐处,山上正塌方掉下巨石,余震连连,道路也被河水冲断。“我们是救援队伍必须冲过去”,郭明和其他队员驾车冲进乱石阵,突围后看到车身、底盘被乱石砸的痕迹,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样的险情在郭明的工作中绝非特例,山地救援、水域救援、溺水打捞……接到救援任务后,他们就会披上蓝色“战袍”出发。

  如今,越来越多的90后加入了蓝天救援队志愿者队伍。有次队里开总结大会,一名刚满18岁的映秀小姑娘动情的讲到:我受人帮助过,我也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为社会做点贡献,这就是我入队的初衷。(记者 赵航 王维砚)

相关阅读